您现在的位置:中国色彩艺术委员会>> 词曲>> 诗词>>正文内容

现代诗:《王子诚诗选》(2017年作品)

《我仨》

 

 

一个变成了旧椅子

 

一个是河流 风情万种

 

一个,于某只肥母鸡的蛋里 嬉笑涅磐。

 

归路 或许有花朵

 

寒冷的树枝 温柔乡里结满发梢

 

雨衣上下沙石匆匆 赶来往生

 

一如我们三人

 

驱车前往

 

只为等待落叶 欣然酿酒

 

然而说笑间 日头便慢了

 

是啊 趁归路未凉 何不偷走几捧乡土

 

只待到入殓时

 

梦到囱上 偶尔跳出稀疏的白帆

 

远处村庄传来你的喜讯

 

将最后一瞥余光搁置

 

秋天 在一念之间铺满

 

 


 

产品推荐(点击图片链接)

   


 

 

《白花花的》

 

 当你谈及色  

 就像谈远

  谈赤走在江湖的

 雨  

 倚靠岁末的霜寒

 搭乘空气

 月亮与生长雀斑的乳房  

 互相爱抚  

 而故乡在夜里飞行啊  

 幻想 朝西的生活  

 寒冷与寒  

 于一些细的日子里  

 拾出缝隙

 

 


 

 

《来去》

 

你要从落日的海岸  

把我带回来  

从沙漠  

从干枯的街道  

从复杂的心灵迷宫中  

你要去向黑暗  

孤默而又深沉的爱情  

去向枯萎  

从谎言  

以及脆弱的温柔

 

 


 


《喙》

 

白天

鱼儿亲吻渔网,和渔夫的大脚  

晚上,渔夫亲吻船  

许多船。  

像极了海鸟的下颚  

苍老之后的坚硬,例如  

铆钉悄悄生锈  

那时木制的喙,就啄食海岸的沙土  

一切温然。  

那时,  

我不知道有一只船  

生于北方乌云拥挤的季节  

它深知  

长大后要驶向  

住在礁与冰山上的/真正的海鸟  

真正的海鸟从不啄破。  

永持一座爱它的冰山或深屿,哪怕薄凉  

正是那岸边永不存在的事物  

让它义无反顾的  

原谅一次将鱼与鱼饵交还大海的翻转  

原谅一颗彗星般的交合与熄灭  

原谅来生

它迅速,快到忘记了害怕  

快到来不及祷告寒冷  

它只是默念着要去做  

哪怕只做一只  

安静的上颚

 

 


 

  


《空难》

 

大地飞升  

亦如穹顶坠落  

乌云上头,永是晴空万里  

所有一切离我远去  

我听见祷告声  

碎裂以前  

我们因寒冷而坚硬,所有人蜷缩。  

来不及破茧成蝶  

就全部积寒成冰  

我目视人们飞走,一只只失败的鸟  

还在留恋人间  

闭目  

当天地翻转  

乘客们尖叫着升空  

而我大喝一声  

就戴上金箍  

脚踏七彩祥云  

重返天宫

 

 


 

  


《疼痛之昼》

 

酒如药  

食一半,饮一半  

再挑一担腐木上山  

山上白僧晚  

江边已暮年  

我只剩一筐野果  

赤如朱砂  

赤如后半生的毒药。  

我安静炼丹  

晚霞降落森林之火  

簌梦飞溅的夜晚  

愈合声沙  

蜗牛从伤口唤醒  

飞鸟破泥而出  

男孩返回漫天星辰  

敲落一些爱情

 

 


 

 

《楚人》

 

听说孤深的鬼

状若老松、礁石以及京城的石狮子

像是你不经意倚靠的事物,有时

却悄悄变成

双螯巨大的蚂蚁

在寒岛上成群结队

像一些失温的黑色

急于搭乘你双眼的冰冷

扬帆过海

趁太阳尚未淹没

吞食晚霞的余热过活

就连这些鬼,也懂得

长夜难眠

 

2017年王子诚作品选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